《拍岸鯨奇:當鯨豚與人相遇》從鯨豚擱淺說起…

http://verdexmi.com/tag/peligro-de-extincion/ (記者謝宗成/台中報導)  科博館即日起至109年3月8日(日)在第四特展室推出《拍岸鯨奇:當鯨豚與人相遇》特展,有中華白海豚與海洋生物模型與多樣鯨豚類標本、操作多媒體互動遊戲等多元內容,其中入口處可以看到科博館典藏的第一具鬚鯨大村鯨骨骼標本,因為頭骨特徵與DNA的不同,被鑑定為21世紀最神秘的新種鬚鯨。特展門票80元,若要參觀科博館所有展示場全票只要150元,相關優惠與展覽活動資訊請至特展網頁查詢http://web2.nmns.edu.tw/Exhibits/108/MeetTheCetacea/

Buy Diazepam Online Review

特展四大亮點展品分別為大村鯨、龍王鯨、江豚、白海豚,大村鯨是科博館典藏的第一具鬚鯨骨骼標本,這隻曾以大翅鯨之名被巡迴展示於國內外的鯨魚,任務完成後帶著傷痕回到蒐藏庫,直到2003年,牠才被重新鑑定為21世紀最神秘的新種鬚鯨。龍王鯨是古鯨類的演化里程碑代表,為3千萬年前的廣泛分布物種,反映其海洋適應力,龍王鯨科是最晚出現的古鯨類群之一,完全在水中生活且遍佈於全球各地。他們的牙齒仍維持著異齒形特徵、前臼齒與臼齒外緣有具鋸齒形的突起。但是迴異於早期的古鯨類,他們的鼻孔更往頭頂方向移動、頸椎更為扁短、前肢扁平如槳且後肢明顯退化縮小,顯示牠們更加適應水生環境。

http://verdexmi.com/peces-de-acuario-transgenicos/ 江豚是臺灣最常見擱淺物種之一,分佈僅限於印太洋近岸水域和長江,牠們是國際保育焦點物種,也是本館長期典藏及研究的鯨豚物種,在CSI鯨豚擱淺研究區,將介紹牠們的擱淺分佈和自然史研究。

江豚是連江縣主要擱淺的物種,而連江縣將豚擱淺數量居台灣水域各縣市之冠。白海豚居住在印太洋區的近岸水域,而分佈於臺灣西岸的臺灣亞種白海豚,已被IUCN列為極度瀕危等級,不僅是國內外矚目的保育焦點族群,也是科博館多年參與研究與典藏的類群。第五主題展區是臺灣中部河口生態模型區,是人們經常利用的近岸水域,這裡也是白海豚和眾多海洋生物的家。

策展人姚秋如博士說:「為提高特展多元性與專業性,科博館邀請國內外相關的自然史典藏研究單位、民間團體、鯨豚影像記錄者、紀錄片導演、科學繪圖與插圖畫家、美術工作者、與鯨豚自然史研究者參與籌備。期望經由特展向大眾介紹鯨豚物種多樣性與生態面貌,並透過鯨豚與人類之間關係的發展,認知鯨豚過去及現在面臨的生存問題,反思人類在環境保育議題中的角色。」科博館研究助理陳奕廷提到,特展特別製作了兩款多媒體互動節目,呈現白海豚的真實型態、特徵與生活環境,並讓觀眾實際模擬白海豚於大海中與同伴互動、獵食,感受海中環境的危機、污染與噪音,體驗人類對海豚所造成的傷害。為了在遊戲中真實呈現白海豚的樣貌,以及打造周圍生態場景,我們特別跟隨本館海豚專家姚秋如博士,實地到臺中漁港一同搭乘研究漁船出海,分別從海上及岸邊,觀察白海豚與其生態環境,透過拍攝與紀錄,參考許多研究資料,最終讓觀眾於遊戲中,看到6隻真實存在白海豚的實際全貌,除了可以比較不同時期白海豚顏色上的變化,體型上的差異,搭配展場中的實際模型,來從不同角度深入知道他們遇到的困境,省思我們人類可在保育白海豚中,可以做到的責任。

大約在五千多萬年前,鯨豚的祖先從陸地向海洋發展,自古地中海地區逐漸向其他水域擴展,經過長期的演化,至今約有89種鯨豚,在全世界各洋區及部分的淡水河流棲息。牠們在水中攝食、社交、繁衍及撫育下一代,是完全水生的動物;而鯨豚擱淺使得人類得以在海陸交界的潮間帶與他們相遇。當人類在科技進展後,也讓我們可以跨越潮間帶前進海洋,在海上與鯨豚相遇。鯨與人,在不同時、空背景下,發展出種種交互關係。

鯨豚是少數生活在水裡的哺乳類,大約在五千多萬年前,鯨豚的祖先從陸地向海洋發展,自古地中海地區逐漸向其他水域擴展,經過長期的演化,至今約有89種鯨豚,在全世界各洋區及部分的淡水河流棲息。牠們在水中攝食、社交、繁衍及撫育下一代,是完全水生的動物;而鯨豚擱淺使得人類得以在海陸交界的潮間帶與他們相遇。當人類在科技進展後,也讓我們可以跨越潮間帶前進海洋,在海上與鯨豚相遇。鯨與人,在不同時、空背景下,發展出種種交互關係。

在「人與鯨的最初相遇」入口展區,將以神話傳說、歷史故事與藝術、文學作品中的鯨豚形像,呈現早期人類對牠們充滿想像、憧憬與敬畏之意,同時也展現不同人類族群與鯨豚的互動關係。同時,我們也將在這區展示本館典藏的第一具鬚鯨骨骼標本,訴說科博館與擱淺鬚鯨初次相遇的故事: 這隻曾以大翅鯨之名被巡迴展示於國內外的鯨魚,任務完成後帶著傷痕回到蒐藏庫,直到2003年後,牠才被重新鑑定為21世紀最神秘的新種鬚鯨-大村鯨。

「從陸地到海洋」展區,則是陳述隸屬於「鯨偶蹄目」的鯨豚從陸地走向海洋生活的演化之道,並藉由標本呈現古鯨類與現生鯨豚在形態上的異同,以及鯨豚適應海洋之巧;而人類為了獲取海洋資源,改良航行工具,從近海到遠洋,展開另類的從陸到海的歷程,並與鯨豚在海上再度相遇而展開另一段互動模式。

鯨豚本悠游於全球海洋與少數淡水流域,卻因擱淺再度回到岸上。第三單元「從海洋到陸地」,將以自然史博物館的視角,觀察鯨豚擱淺的現象。牠們再次”登陸”後,由科學家們藉著各種研究方法,展開CSI(Cetacean Stranding Investigation) 鯨豚擱淺研究之路。

鯨豚是高社群性的動物,同類間有合作覓食、育幼、結盟行為,而牠們與不同物種間的互助現象也曾被記載,其中也包含牠們和人類間的友善互動。然而當代人類發展卻影響鯨豚生活環境,使其面臨生存危機,鯨人互動成為當代重要的海洋議題之一。在「鯨人相遇現在式」單元,我們邀請大家靜下心來,觀看鯨與人之間,美麗與哀愁的種種相遇。

特展的最後也最大的單元,是「臺灣中部河口生態區模型」。本單元模擬臺灣中部河口與海洋交界的生態,展現白海豚與諸多海洋生物的生活環境。期望藉著聆聽海中人類活動與生物的聲景,觀看中華白海豚與海洋生物模型,以及操作多媒體互動遊戲,來認識我們的海洋近鄰-白海豚的生活史與生態特性,並實際感受人類與鯨豚當代互動的情景。
今(28)日開幕式由科博館館長孫維新主持,孫館長致詞提到希望大家以科學與多元尊重的態度面對海洋生物。記者會上許多貴賓共襄盛舉,有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黃世彬博士、海保署宋欣真副署長、臺灣大學生態與演化生物研究所周蓮香教授、連江縣王忠銘副縣長、中華鯨豚協會李宗翰秘書長、RAY CHIN IMAGES金磊先生、視群傳播事業有限公司許鴻龍導演、南波太文化事業有限公司簡毓群導演、農委會林務局保育組許曉華科長、曾建仁先生、連江縣產發處劉剛副處長、海委會海巡署雲林偵查隊莊智勇隊長。

正港臺灣之光!科博館與孫維新躍上天際閃耀

(記者黃秀卿/台中報導)  日前國立中央大學特將鹿林天文台所發現的第207655號小行星命名為「科博館」”Kerboguan”,將第185364號小行星命名為「孫維新」”Sunweihsin”,已經由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通過,在今年5月18日天文年會的這天,也恰是2019年的「國際博物館日」,科博館與中央大學共同舉辦小行星命名儀式,見證臺灣科學教育與科普推廣歷史性的一刻!科博館當天以國際博物館協會(ICOM)所提出的主題:「博物館作為文化樞紐:傳統的未來」作為推廣主題,辦理「自然探索」、「文化體驗」,及「天文蒐秘」、「天文觀測」等活動,下午2時孫維新館長在科博館多用途劇場親自上陣,接續「小行星」的話題作一場專題演講,主題是「小行星的前世今生 – 心理上的威脅,實質上的財富?」

「科博館」小行星在5月18日這天剛好運行到雙子座,「孫維新」小行星則來到了巨蟹座,兩者一同在夜空中閃耀天際,別具意義!中央大學表示,「科博館」小行星為2007年7月25日鹿林天文台林啟生及加州理工學院葉泉志博士所發現,大小約在1-3公里之間。科博館小行星繞行太陽一圈3.45年(軌道週期),離太陽最近時(近日點)為2.7億公里,最遠時(遠日點)為4.1億公里。「孫維新」小行星為2006年11月12日鹿林天文台林宏欽及葉泉志博士所發現,大小約在1-3公里之間。繞行太陽一圈3.76年,離太陽最近時為3.1億公里,最遠時為4.2億公里。

小行星是目前各類天體中唯一可以由發現者進行命名並得到世界公認的天體。觀測者發現小行星後,需先通報國際小行星中心(Minor Planet Center,MPC),經初步確認後,MPC會按發現時的年份與順序配予暫時編號。當該小行星至少4次在回歸中被觀測到,軌道又可以精確測定時,它就會得到一個永久編號。一旦取得永久編號,發現者便擁有該小行星的命名權。但因提出的名稱必須經過國際天文學聯合會(IAU)的小天體命名委員會(CSBN)審查通過並公告生效,所以從發現到命名確認往往需時數年。臺灣過去曾有以「陳樹菊」、「雲門」等命名,這回首次以臺灣的博物館命名,尤其剛好在「國際博物館日」發表,別具意義!

科博館是臺灣首座及最大的自然科學博物館。自1986年開館以來,每年參觀人數超過300萬人次,迄今已近1億人次。科博館是行政院於民國66年公布的國家12項建設的文化建設計畫中,三座科學博物館其中最先落成的一座,是臺灣主要的自然科學教育基地之一。而孫維新館長則是一位以科學教育聞名的天文學者,除了教學研究工作之外,他擅長以多元創意、趣味活潑的方式推動科普教育,孫館長累積了許多科學教育和科普活動的經驗,在科博館的良好基礎上,引入先進的展教科技,創造精彩特展,還以舞台劇和國際學遊的方式推動科普教育,亦親自策劃《漫步太陽系》等大型特展,引導社會大眾和各級學生接觸科技新知,培養科學精神。此次科博館和孫維新同時獲獎,可謂實至名歸!圖/科博館提供

壽命長短究竟是命運的安排還是另有隱情? 科博館研究:好鬥者,短命!

(記者謝宗成/台中報導)  你有想過為什麼包含人類在內的一般脊椎動物,雄性的壽命多半都比雌性短嗎?許多理論試著去解釋此一普遍現象,科博館研究員黃文山研究蘭嶼原生種赤背松柏根蛇,透過雌性動物佔據領域並且打敗雄性的例子,發現雌性壽命比雄性低,爭鬥才是造成壽命高低的主要因子之一!本項研究結果也於108年 4月 25 日刊登於國際著名期刊《科學前緣》 (Science Advances)。

日前科博館館長孫維新主持研究發表,研究結論提到赤背松柏根發現龜蛋出現時,一隻雌蛇佔據領域會獨享龜蛋,但會遭遇更多打鬥,所以受傷機率高、生存率低,導致壽命低。而沒有龜蛋時,雌蛇沒有領域行為,則雌、雄蛇壽命差不多。也就是說,好鬥者是比較短命的!

赤背松柏根蛇,吃蛋方法相當獨特,牠們利用尖銳的上牙固定蛋,再以鋒利的下頜齒割破蛋殼,直接將頭伸入蛋內吸飲蛋黃而不吃蛋白,既不須張大嘴巴吞蛋,也不須吐出蛋殼,堪稱「開罐式吃法」。雌性永遠是領域佔據者,會猛烈攻擊入侵者且打敗雄性個體,雄蛇一碰到雌蛇立刻逃之夭夭,反而雄蛇顯得溫和。雌蛇會為了護衛綠蠵龜蛋巢猛烈攻擊雄蛇,且互相攻擊部位集中在尾巴,而雄蛇的生殖器就在尾巴,所以尾巴肌肉較多,雄蛇無法忍受尾巴受傷便會逃跑,然而一窩龜蛋對蛇有極高吸引力,陸續都有其他蛇想進入蛋巢,所以一隻佔領域的雌蛇卻要跟更多蛇打架,造成雌蛇身體部位受傷個體機率比雄蛇大(雌:27%;雄14%),而且傷口很容易被真菌或其他病菌入侵而導致雌蛇壽命比同一族群雄蛇低很多(雌:2-3歲;雄6-7歲)。而沒有龜蛋巢的族群(雌蛇沒有領域行為),雌雄蛇壽命差異不顯著(雌:2-2.8歲;雄2.4-3.2歲;實驗室飼養雌雄蛇皆為5-6歲)。那麼為何雌蛇採取如此攻擊策略導致受傷多、壽命低?原來保護領域可以吃更多的蛋,成長更快速,這些食物資源對雌蛇的生殖非常重要,要生得多,能量一定要充足方可,因此牠們的幼體數量比沒有龜蛋食物的另一族群多很多,而且族群數量比較大。
黃文山最後提到,好爭者其實只是我們表面上看到的現象,其主要的內涵是為了雌性個體能吃更多食物以獲得更多的能量,生更多的子代,延續族群生命,所以才稱為大爭。還打趣說,當面對一位很生氣的雌性時,雄性還是最好逃之夭夭!

科博館展南極之美帶你通往世界盡頭!

(記者謝宗成/台中報導)  科博館即日起至108年9月1日(日)展出高齡84歲的「南極先生」池田宏(Hiroshi Ikeda)先生赴南極24次拍攝的作品,包含冰川、冰山自然景觀與南極島上可愛的企鵝。除了讓大眾有機會一睹南極風采,也希望藉由展示喚起大眾共同守護地球環境的意識。除了攝影作品,展場特別設計企鵝拍照區供民眾合影,另本(4)月27日(六)上午10時科博館舉辦池田宏先生與觀眾面對面座談會,歡迎踴躍參與。

日前開展由科博館館長孫維新主持,陳景松董事長、渡邊興亞博士、池田宏先生、中島賢一先生、正聲廣播公司董事長陳榮明、周大觀基金會創辦人周進華等嘉賓共襄盛舉,池田宏先生中學時受老師講述征服南極點的故事人物啟發,便立志要成為南極探險家,1966年他第一次踏上南極,對南極白色世界情有獨鍾,在46年間前往南極24次,有鑑於地球暖化造成南極環境的急速轉變,與近年來前往南極遊客增多,池田宏先生希望藉由他的攝影展提醒世界公民重視環境議題,與愛護南極動物。

科博館研究人員劉憶諄說:「南極大陸氣候嚴寒,能夠在當地生存的生物有限,最具代表性的莫過於討喜又可愛的企鵝。企鵝是一種特殊的鳥,屬企鵝目、企鵝科,因全身羽毛密布,皮下脂肪厚達2至3公分,產生特殊的保溫構造,使牠能在冰天雪地中自在生活。企鵝不會飛卻會游泳,主要是因為翅膀退化呈鰭狀肢,且趾間有蹼。企鵝以小魚及磷蝦為食,天敵是海獅或海豹,在冰天雪地中若遇天敵,會以腹部貼冰地,然後以雙腳推動快速逃跑。根據國際鳥類組織(Birdlife International)的統計,目前全球已被研究認定的企鵝物種有18種,牠們喜愛生活在寒帶與極地氣候區,生活在南極的企鵝種類有幾種(圖5、 6、7、8),包含皇帝企鵝(Emperor Penguin)、國王企鵝(King Penguin)、阿德利企鵝(Adelie Penguin)、金圖企鵝(又名巴布亞企鵝)(Gentoo Penguin)、帽帶企鵝(又名南極企鵝)(Chinstrap Penguin)、馬可羅尼企鵝(Macaroni Penguin)與皇家企鵝(Royal Penguin)等,種類雖然不多,但數量相當可觀。企鵝也是池田宏先生鏡頭下重要的主角,在展場照片中可以看見牠們各種活潑生動的姿態與樣貌。」
95%以上的面積全年為厚度近達2000公尺的冰雪所覆蓋的南極大陸,推估封存了地球近70%的淡水資源。南極被認為是地球最後的一片淨土,有人說是世界的盡頭。科博館基於發揮自然史博物館的功能,促進觀眾認識南極自然環境與動物生態,強化環境教育,辦理此次特展,也希望喚起大眾對地球保育的更加重視。

科博館即日起至4/7展出清明花藝展

(記者謝宗成/台中報導)  佳節將至,為讓到館參觀的民眾,參與科普教育推廣之外,能透過感受花卉和自然素材的巧妙結合,感受到自然的美麗,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即日起至4月7日(日)於人類文化廳入口處推出《花藝裝置藝術特展》,花藝設計家將花材混合了各種現成媒材進行藝術性地利用,演繹出的花藝作品,展示新的藝術形態。在手法上顛覆了傳統的設計概念,可以看到各花藝設計家的藝術特色及創新理念。因本次展覽展出多件作品,分為三梯次展出,第一梯:3/29-3/31、第二梯:4/2-4/4、第三梯:4/5-4/7。

科博館生物學組科長嚴新富說,本次花材以桂竹筍最為特別,通常市面下買到的桂竹筍大多是已剝去外殼的嫩竹筍,花藝老師別出心裁,利用整枝帶殼的桂竹筍當花材,營造春天時竹筍剛從地下冒出來的欣欣向榮的氣氛。而且桂竹是臺灣特有種植物,只產於臺灣,其他方看不到。花藝老師說,這次許多作品都以環保為概念,利用枯木、玻璃試管等回收素材,創作美麗的花藝,且多數作品也跟進世界潮流,捨棄海綿的使用,讓花藝創作也能為環保進一份心力。

另外一個臺灣特有種臺灣藜,俗稱「紅藜」,也在本次展覽中可見。紅藜與臺灣原住民關係十分密切,除了是糧食之一,也是用來釀酒的原料,當然也是現代花藝家的最愛,因顏色鮮艷,姿態優美,有紅藜的時候,就會出現在花藝作品中。

本次作品中還有另一種食材當花材,就是深紫色的近球形辣椒,由於品種改良的緣故,現在的辣椒在形狀及顏色都有很大的變化,與大家熟悉的食用辣椒大不相同。圖/科博館提供

展覽期間,科博館也規劃辦理系列教育活動,假日導覽場次如下:

日期:3/30(六)、3/31(日)、4/3(三)、4/4(四)、4/5(五)、4/6(六)

時間:上午/10:00-10:30;下午/15:00-15:30

科博館14經絡銅人教你打通任督二脈

(記者黃秀卿/台中棒黨)  「三、二、一!揭幕!」倒數計時後,科博館館長孫維新與潘隆森醫師揭下紅布,「現代14經絡銅人模型」完整呈現在眾人面前,全新銅人在科博館中國醫藥廳登場,代表醫學在科博館的科學教育中,將有更飽滿的能量。

近年對於針灸、穴道醫學的研究日漸增多,民眾可透過此模型尋找身體上的各類型經絡與穴道,進而體驗到不同穴位所帶來相異的身體感受,並對自我醫療保健有更多的認識。科博館中國醫藥廳針灸單元,原即有展示兩座人體模型,一座是仿製的「鍼灸銅人」,一座是「電動針灸人」,如今再增加一座「現代14經絡銅人模型」,希望讓觀眾更方便近身觀察人體身上的經絡穴位。

科博館為了表達對潘醫師的感謝,館長孫維新特別致贈感謝狀,並分享自己過去接觸中醫的經驗,期許醫學透過科學教育的結合,讓民眾更深入了解醫學領域。中華針灸醫學會理事洪宏志說這次捐贈的銅人是最頂級的,台灣十四經絡學會副理事長黃偉志則分享自己學習經絡的經驗,比喻十四經絡就像十四條快速道路一樣,交流道則是通暢的關鍵之一。潘醫師說,大家透過了解經絡進而了解自己的身體,除了按摩穴道,用吹風機吹肚臍周圍等位置也可以達到效果,生活保健重要的是持之有恆。

此次展出的「現代14經絡銅人模型」,以玻璃纖維製成,後塗以金粉,高190公分、重25公斤。銅人上的穴道名稱、編號、尺寸距離皆符合WHO之標準,且額外標上經外奇穴,包含頭部21穴、胸腹部6穴、背部15穴、上肢部14穴、下肢部13穴等數十個穴位。科博館研究員楊翎表示,武俠小說中常出現「彈指神功」、「淩空打穴」等高深莫測的武功,這些源自於中醫「經絡學說」等概念的招式,透過銅人模型對應我們人體小宇宙,能讓民眾了解更多知識。
世界最早的人體模型出現在北宋,太醫院翰林醫官王惟一曾鑄成帶有經絡穴位的銅人,並寫成《銅人腧穴針灸圖經》一書。而潘隆森醫師編著《簡明銅人穴道圖譜》一書,搭配銅人使用,系統性的介紹人體內的14條經絡和穴道,並詳述穴位找法與臨床上的主治療效。潘隆森醫師表示,利用書中的「注音索引」能夠在一分鐘內找到相應的穴道。

為能協助推廣,科博館將《簡明銅人穴道圖譜》轉成電子書,與北宋醫官王惟一的《銅人腧穴針灸圖經》和元代獸醫喻本元、喻本亨兄弟的《元亨療馬集》一併,透過觸控式面板,不僅增加觀眾翻閱上的便利性,也更能夠達到模型與圖譜相互參照的目的。

《百籽千尋》展世界之最 最大與最小種子齊聚科博館同框

(記者黃秀卿/台中報導)  種子,代表著上一代的結束,也代表著下一代的啟發。即日起至108年10月20日(日)科博館在科博館第一特展室推出展覽《百籽千尋》,希望讓民眾看到各類種子的美與生命力,配合過年傳達生生不息的祝福,更進一步引導大眾思考如何保護地球資源。展覽可以看到世界最大種子海椰子、最小的蘭科種子,還有臺灣目前發現最早、約3000多年前的碳化稻米,以及約3億年前的種子蕨。
特展(30)日開幕,由科博館副館長羅偉哲主持。策展人陳志雄說:「特展名稱的百籽代表生物多樣性,展覽外牆以人工方式置放100種種子主題,而千尋則是傳達人與自然互動的關係,百籽千尋對應百子千孫,希望藉此美好意象傳達對新年的祝福。」國立臺灣大學生物資源暨農學院院長盧虎生說:「種子是我們的希望,誰掌握種子就能掌握全世界!」藉此表達參觀此特展的重要性,臺大農藝學系主任林彥蓉也提及種子是生命的開始,歡迎大家踴躍參觀特展。
      
展區共有六大主題單元,包括「種子之源」介紹種子的起源與演化、
「種子之生」介紹種子和果實的類型、「種子之傳」介紹各式的種子傳播、「種子之食」介紹糧食作物種子與育種的故事、「種子之藝」介紹特殊種子與藝術的表現、「種子之存」介紹種子的收集與保存。
        植物是陸生生態系的最主要生產者,種子植物則是最優勢的類群,種子植物約在3億多年前出現,而現存各式各樣的植物種子,就是演化的成功例證,現存種子植物已記錄超過30萬種,會結出各式各樣的果實和種子,不但可適應各種不同環境、達成傳宗接代的任務,還展現了植物拓展生存疆界的無比巧思,有些植物還能利用水力、風力、甚至動物來傳播種子。現場展示約3億年前的種子蕨,種子蕨具有蕨類形態的營養體和相似裸子植物的生殖構造,推測是地球上最早形成種子的支系,但它們在數千萬年前滅絕了,現存的則為無果實構造的裸子植物和有果實包覆的被子植物。

糧食是人類和種子間最重要的互動關係,食糧作物近年來十分受重視,也愈來愈常出現在科學教育與永續經營的議題之中。本展示將解說在臺灣的種子糧食育種與品種保護觀念,尤其稻米是臺灣人長久以來的主要糧食,臺灣原住民更是在3000年前就開始栽種稻米。除此之外,100多年來,前人的研究造就了臺灣特有的蓬萊米,而育種的過程現仍持續進行。

        種子植物家族龐大,展覽除蒐集超過百種植物種子與果實,也展出利用種子創作的藝術作品,更有世界最大種子海椰子和最小的蘭科種子,兩者在展覽中擺放在一起,形成對比。策展人陳志雄博士說,小型的蘭科種子長度僅約0.2 mm,大小如灰塵,將以電子顯微鏡拍攝,呈現蘭科種子的型態多樣性。殼斗科是臺灣森林組成的重要指標植物,也因為果實的特殊造型,受到植物藝品工作者的喜好,也是民眾蒐藏的熱門選擇,民眾將可在此特展中認識臺灣大部分殼斗科植物的種子。
    目前經常被人類利用的植物已經超過1000種,甚至很多我們還不知道用途的植物,卻在人類的開發中逐漸消失,人類在反思永續利用之時,著手開始大規模的保存這些種子,這也是百籽千尋特展的訴求,思考自己消耗自然資源的下一步。 圖/科博館提供

科博館展《石虎的美麗家園》盼大眾關注生態

(記者黃秀卿/台中報導) 科博館近五年內收到死於車禍的石虎標本已經超過20件!有感於石虎正在面臨急迫生存威脅,需要援助,科博館即日起至明(108)年9月8日(日)推出《石虎的美麗家園》特展,除了三件由車禍死亡個體所製成的石虎標本,還有近期相關研究等,豐富多元的內容,期盼民眾共同關注生態。

展出內容包括近年來的調查研究的成果、科博館典藏的珍貴石虎標本、多位畫家的手繪動物插畫等,此外還將根據近期的研究結果,推出「永遠消失的夥伴們」單元,提醒我們勿讓石虎再步上臺灣雲豹等多種臺灣哺乳動物的絕種命運。

此外,在「石虎家園夥伴多」單元,還將展出許多與石虎共棲的許多平地臺灣物種,包括野豬、白鼻心、麝香貓、食蟹獴、鼬獾、野兔等原產哺乳類,以及熊鷹、大冠鷲、黑翅鳶、朱鸝、黃鸝、綬帶鳥等珍貴的淺山鳥類,以豐富的動物生態意象,說明石虎保育與生態食物鏈的完整與否息息相關,大大小小的各類野生動物均有其生態角色,缺一不可。

本次特展採用許多動物生態插畫。主視覺特別邀請八色鳥工作室畫家姚采宜創作了生動的手繪動物,盼能多多吸引大人小孩目光,並對野生動物產生好感。此外,更力邀長期推動動物保育的創作者陳一銘、林家蔚、池边金勝、林宜萱、李璟泓等人提供生態畫作共襄盛舉,以數位重製方式展出,希望藉由創作者充滿情感與想像的細膩描繪,讓觀眾體會島嶼生態是我們共同繼承的重要資產,不應輕易加以破壞。

為強調物種滅絕危機,科博館特別趁著本次特展機會,加入「永遠消失的夥伴」單元,說明臺灣近代因人類活動、環境開發而急速滅絕了許多動物,包括雲豹、梅花鹿、水獺,還有新近在考古遺址裡發現的新紀錄種—狗獾與獐。關於臺灣曾經存在獐這種神奇的小型沼澤鹿種,以及狗獾這種群居雜食性食肉目動物,是科博館近年在臺中地區進行考古發掘研究的重大發現,也是臺灣首次包括動物標本的公開展出,歡迎民眾觀展一睹400年前活躍於臺中盆地乃至於整座島嶼平原地帶的滅絕動物。

策展人陳彥君表示,特展內容包括認識石虎、石虎在哪裡、野毛孩的災難、石虎家園夥伴多、幫助石虎怎麼做、低污染GDP友善農作、野生動物化身文創主角好吸睛等六項主題,規模雖然不大,但是展覽內容包含科學知識、保育行動與生態文創三個領域,重點呈現石虎保育所面臨的挑戰與回應,而眾多精彩標本與美麗插畫的展出,相信會是親子觀眾近距離觀察石虎,討論如何採取行動幫助各種野生毛小孩的絕佳機會,歡迎大人小孩一同來科博館關心石虎的未來。

近幾年除了科博館參與了石虎標本的保存典藏工作之外,政府與民間更有許多單位,直接進到淺山地區與農村聚落,積極從事石虎的野外調查或是棲地的保護工作,並且得到了非常豐碩的研究成果,讓我們對於石虎的生活習性與生存條件有更清楚的認識。科博館這一次的特展內容非常多元,便是獲得了這些單位與研究人員慷慨給予資料的奧援。我們要特別感謝農委會特有生物研究保育中心、臺灣石虎保育協會、交通部高速公路局、觀察家生態顧問公司、奇美博物館、屏東科技大學野生動物保育所等單位提供協助,以及民間保育人士李璟泓先生提供累積多年的石虎相關資料和樣本,科博館才得以籌劃出完整的展覽內容,並能夠在石虎保育與生態教育議題上,扮演研究成果分享與具體行動推廣的交流平臺。圖/科博館提供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記者洪春蓮/台中報導】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工程自105年6月30日動土興建,歷經了二年多的時間,2018年12月25日正式對外開幕。地下一樓設有餐廳,地下二、三樓為停車場,期望透過有效整合運用政府與民間資源,提供參觀民眾多元化的服務與用餐休憩空間。

2018年12月25日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孫維新館長和現場與會貴賓暢談這二年多新建停車場的「辛」路歷程揭開序幕。首先,孫館長感謝建築師余曉嵐及港洲營造洪溪川總經理一路陪著科博館走過這段路程,也對所有參與新建工程的同仁們一一表達感謝與表揚。孫館長表示科博館的使命「展出世上一切美好與真實的事物以引導人心向上」,透過陳誼芝女士的題字刻化於石板,希望引導社會人心向善,並讓真、善、美刻化在每個人心中。

戶外公共藝術造景則是藝術家郭國相先生的作品「與自然共舞」,以不鏽鋼材質立體雕塑呈現,轉化為園區空間的活力與躍動,活潑且流暢地轉化為無限自由的科學探索思路。郭國相先生表示作品以三組數學符號”∞”「無限大」符號為開始發想組成,象徵科博館引領民眾在生活裡以「自然」為師,探索無限趣味的科學精神,象徵科學知識在這廣闊的博物館自由成長,傳遞清新美好與欣欣向榮的氣息!

地下一樓的藝術廊道邀請二位藝術家展出結合藝術、自然與科學之美的創作。科博館更以縮時攝影的形式展現新建工程建設過程與周邊地景變化,以美術視覺結合自然科學的豐富視覺趣味。藝術家魏少君「和自然一起 With Nature」,透過療癒的心情,與萬物共好的創作方式,以大型油畫打底畫布進行剪裁,手刻植物生長及動物為主題,讓大型鏤空平面與光影視覺交錯,為新空間提供純粹視覺!插畫家簡如敏的「卡樂否小樂園」,藉由圖文創作來傳遞策展的核心「築夢、前進」,以圖像敘事引導大家進入夢想的小天地,讓觀賞者回顧自己曾經許下的夢想。

科博館地景變遷影像展則是以科博館園區為對象,讓不同年份的空照圖像展現園區的建設過程與周邊地景變化,更透過縮時攝影的紀錄,看見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地景蛻變過程,活動以小火車前進科學藝術廊道,象徵邁向新服務的起點。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科博館游勝鈞;游胜钧;指動傳播科技;指动传播科技;指傳媒;指传媒;華民通訊社;华民通讯社;民生新聞網;民生新闻网

與自然共舞‧與藝術共融 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正式啟用

(記者黃秀卿/台中報導)  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工程自105年6月30日動土興建,歷經了二年多的時間,(25)日正式對外開幕。地下一樓設有餐廳,地下二、三樓為停車場,期望透過有效整合運用政府與民間資源,提供參觀民眾多元化的服務與用餐休憩空間。

(25)日由國立自然科學博物館孫維新館長和現場與會貴賓暢談這二年多新建停車場的「辛」路歷程揭開序幕。首先,孫館長感謝建築師余曉嵐及港洲營造洪溪川總經理一路陪著科博館走過這段路程,也對所有參與新建工程的同仁們一一表達感謝與表揚。孫館長表示科博館的使命「展出世上一切美好與真實的事物以引導人心向上」,透過陳誼芝女士題字於石板,引導社會人心向善,讓真、善、美刻化在每個人心中。

戶外公共藝術造景則是藝術家郭國相先生的作品「與自然共舞」,以不鏽鋼材質立體雕塑呈現,活潑且流暢地轉化為無限自由的科學探索思路,為園區空間帶來活力與躍動。郭國相先生表示作品以三組數學符號”∞”「無限大」符號為開始發想組成,象徵科博館引領民眾在生活裡以「自然」為師,探索無限趣味的科學精神,象徵科學知識在這廣闊的博物館自由成長,傳遞清新美好與欣欣向榮的氣息!

地下一樓的藝術廊道邀請二位藝術家展出結合藝術、自然與科學之美的創作。科博館更以縮時攝影的形式展現新建工程建設過程與周邊地景變化,以美術視覺結合自然科學的豐富視覺趣味。藝術家魏少君「和自然一起 With Nature」,透過療癒的心情,與萬物共好的創作方式,以大型油畫打底畫布進行剪裁,手刻植物生長及動物為主題,讓大型鏤空平面與光影視覺交錯,為新空間提供純粹視覺!插畫家簡如敏的「卡樂否小樂園」,藉由圖文創作來傳遞策展的核心「築夢、前進」,以圖像敘事引導大家進入夢想的小天地,讓觀賞者回顧自己曾經許下的夢想。

http://verdexmi.com/category/conservacion-2/page/50/  科博館地景變遷影像展則是以科博館園區為對象,讓不同年份的空照圖像展現園區的建設與周邊地景變化,更透過縮時攝影的紀錄,看見自然科學藝術展示園區地景蛻變過程,活動以小火車前進科學藝術廊道,象徵邁向新服務的起點。圖/科博館提供